公共空间的终结: 一条法律禁止终结了它们所有 The End of Public Space: One Law to Ban Them All

法律席卷移交对于警察和私人安保禁止进入公共空间的权力,这正扼杀着市民生活的多样性。
现代阶段发展起来的城市空间概念,是自由利用与市民享乐的空间。它的品性与特点是不受任何私有或公共权利的决定,除了在其中的人们选择使用它的方式。
目前一个法案通过了英国国会审议意味着给这个原则敲响了丧钟。
当反社会行为发生之际,几周时间内犯罪与警务法案演变为法律,我们可以说,在英国公共空间的得宜将不在。
很大程度上,这一法案放大了国家政府控制在公共空间中谁做什么的权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国会与警察将有极大的自由来决定从市民广场到乡间马路期间所有公共空间
这些新的权力包括“预防滋扰和烦扰的禁令”,在任何人做出是对其他人“滋扰和烦扰”的行为都将因这类行为被实施禁令,或是被施加积极的制约。这种“滋扰” 定义是如此广泛,以致捕捉人们在公共空间大部分行为,毕竟,街头卖艺、传道、抗议、穿某种衣服和唱歌等都会烦扰他人。
同时‘公共空间保护法令’(PSPOs)将意味着当地政府可能禁止那些他们认为对于地区的‘生活质量’有‘不良影响’的行为。同样,这可能捕获几乎任何事情—
一种新的疏散权利讲允许警察从一个“地方”清除任何个体在48小时之内,新的征用权力允许警察没收他们认为已经被使用(或是有可能使用)的财产,在骚扰,惊动或是苦扰公众中一员的行为中。
这些所有的权力有前兆。该禁令取代了‘反社会行为规则’; PSPOs取代了个别的权力来查禁遛狗和公共场所饮酒。这些先前的权利已糟糕透了:宣言俱乐部创建了一个在bannedinlondon.co.uk的谷歌地图,展示财产的少数怎样被盗窃,酗酒,遛狗或是保护地区所破坏。
但是新的法案将推动事情到一个全新的水平,取消对现有的权力行使的检查,例如有需要对公众盘问或是超越合乎情理的疑虑来证明一个事情。该法案将使权力机构在公共空间的日常现实方面完全控制。
相似的权力最近已经在西方世界有所发展。在澳大利亚,该‘禁止性行为法令’能被用来定罪某个人通过一些行为,例如携带铅笔或是真准备去公共图书馆的行为。该书,阐述道:在都市化美国新的社会调控,图表表明在美国城市中严厉权力的发展,从‘保留公园法案’能约束在公园中的人,到‘保留地域法令’来约束城市地域中的人,包括整个城市中心,同时‘侵犯法令’能约束进入特殊的公共属性区域的人,例如居住区或是超市。
这些调控是融合了公共和私人的利益,伴随国家权力和商业利益(一些不断成为我们所想的公共空间合法化的拥有者)形成的严密的协作来限制他们视为不体面或是‘混乱’的行为。这些协作包括:私人安保在半数国会中发布惩罚金;商业团体为新的限制施压,如禁止散发传单;警方颁布未经业主同意对其私有财产侵占的法令。这是一种商业和国家精英的新联合,建立全民社会。那些证明是‘混乱的’是社会生活本身—滑板,示威,街头艺人,散发传单,儿童游戏—,也就是,任何不属于购物或是从A变成B的行为。
我们不仅需要借鉴俄罗斯和中国,同样要从我们自己的广场街道出发对公共空间的威胁进行警示。
现在怎么办?我负责的叫做改革部门1的一个联盟,已经成功地说服上议院为紧缩限制令的反社会行为法案投票。这是好的消息,到那时法案的内容如此极端结果修正案在这个平台上将只能解决部分问题。
我们需要的是公共空间的概念进行了全面的反复探索,然后,针对将压制它存在的力量进行反抗。15 January 2014 | By Josie Appleton

木有想到政府竟然这么干了

Reply

Post Comment